7月27日,A股在经历上一个交易日的暴跌后再次放量下跌,截至收盘,沪指失守3400点,报收3381.18点,深成指下跌3.67%,创业板指下跌4.11%,行业板块普跌,两市成交额超1.5万亿。与此同时,北上资金连续三个交易日净卖出。


  跌“懵”了的还有港股市场。恒生指数7月27日跌逾4%,其中科技类公司受到重挫,恒生科技指数大跌近8%。其中,权重或者明星股大面积跌幅超过10%,京东健康、美团、网易为下跌主力。


  市场缘何遭遇巨幅调整?何时能止跌?还能加仓吗?国泰君安、国金证券、华西证券等多家机构盘后紧急发声,总体来看,大家认为A股在调整中释放风险,大跌并不可持续。


  国泰君安:


  大跌不可持续指数将逐步企稳


  国泰君安表示,大跌不可持续,指数将逐步企稳。其认为,市场的下跌主要受到短期因素影响。近期行业政策层面对教育、互联网行业的监管力度加强,相关行业大跌。


  另外,资金近期加速从大消费转移到科技成长加大了市场短期波动,多重因素的影响导致了市场的回调。但这些因素的影响偏短期,短期扰动之后,指数将逐步企稳,市场中期向好趋势不变,决定市场中期走势的经济、政策、资金等宏观大的方向依然并未改变。


  国金证券:


  外资短期大进大出可能性不大长期分批次流入A股的趋势稳定


  针对今日市场大幅调整,国金策略团队表示,部分外资确实存在减配A股的情况,但这更多的是集中在对A股不了解的机构,对A股比较熟悉的外资只是阶段性规避潜在风险较大的行业,对顺应政策导向的行业仍是持续关注。


  今日市场传言美国外资称有可能会限制美国基金流入A股和港股。该团队认为这是一则假消息,外资短期大进大出的可能性不大,长期分批次流入A股的趋势稳定。


  华西证券:


  外围扰动引发担忧 A股调整中释放风险


  华西策略李立峰团队认为,引发市场大跌的原因主要三方面因素:


  1 国际关系的不确定性引发市场担忧,恒生科技指数连续两日大幅调整,A股情绪面亦受影响;


  2 部分领域监管政策落地或导致部分行业公司的主业经营面临不确定性,如近期“双减”政策正式落地,房地产调控政策进一步趋严,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


  3 前期成长赛道交易过于集中,浮盈盘获利了结引发的阶段性调整。


  该团队认为,近期市场的调整也是风险释放的过程,从中长期看,决定科技成长赛道的长期驱动力在于产业结构的变迁,核心抓手仍是企业盈利。


  展望后市,国內流动性易松难紧,配置上建议深挖A股“结构性”机会。一是符合“内循环”逻辑,受益于消费升级行业,如“免税、国潮纺服”等;二是符合“国家产业政策重点支持”方向的,如“新能源、新能源车、半导体”等主题。


  广发资管:


  市场的调整和恐慌正是可以更贪婪的时候


  广发资管投资经理刘淑生认为,今日市场大跌,主要有四点原因:


  1、起因是教育“双减”政策带来的市场对其他影响民生福祉的行业,比如医疗、地产可能出现类似政策的猜测,回想到过去几年医药集采的血风腥雨,市场谈虎色变,惊魂未定;


  2、中美关系出现纠纷引起市场重新重视“中美关系可能恶化”带来的影响;


  3、“双减政策”带来的美股教育股的惨烈下跌以及中美关系纠纷,使得市场有“中国市场经济可能会出现‘逆市场化’趋势”的传言。这种传言对于“市场经济”极致反应的“资本市场”信心打击较大;


  4、部分股票过高的估值以及各种资金和谣言的连锁反应,尤其是过去几年市场积累较厚的盈利盘带来获利了结风险。


  其表示,短期来看,市场泥沙俱下,但是,如果对中国经济、中国国内消费长期有信心,对自身基于独立、深度研究挖掘消费个股的能力有信心,市场的调整和恐慌正是我们可以更贪婪的时候,我们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买入我们长期看好的资产。


  兴证资管:


  今年三四季度是布局消费的时间


  近期美股市场教育股担忧相关政策变化,出现一定跌幅,中概股受此影响也有所回调。北上资金连续三个交易日净卖出,A股市场也有所反应,就板块而言,食品饮料为代表的消费股表现欠佳,半导体为代表的科技股表现相对较好。


  兴证资管公募投资部副总经理匡伟表示,新能源汽车行业未来或值得关注,除锂电产业链主流公司外,未来在化工、电子、汽车零部件领域或值得关注。新能源汽车是10万亿元以上的大行业,这个大的产业链启动并快速发展时,产业链里的机会将会非常丰富。当泥沙俱下之时,是寻找未来机会的好时机。


  对于大消费行业,其认为,去年由于疫情期间整体消费没有受到大的影响,销售费用、差旅费用反而有节约,还有政府相关税费减免,使得去年消费行业的业绩基数并不低。电商快速增长、团购渠道崛起,商超人流量下降,部分消费品企业可能受损。渠道的变革,对整个消费品行业来说,可能并不会减少需求,但或会产生结构性变化,应对得当的公司,反而是机会。去年的高基数是短期因素,或不改消费品长期成长逻辑。在其看来,今年三四季度是布局消费的时间,如果市场下跌速度较快,布局时间可提前。